巨变70年·温岭再出发丨城北:借势蓄势 童鞋之乡“上新”

作者:匿名时间:2019-10-30 09:13:59

9月21日早上,城市北部的街道很拥挤。然而,在她向我们走来之前,我们打了一千次电话,催促她,她已经带着温岭童鞋的精髓将近半年了,一直在尝试开设自己的童鞋精品街。这条安静了一年多的“问题”街道以全新的面貌迎来了一个新的开始。

精致街道刷新街道“妍值”

独家龙、石班底、球丹、数米熊...30多个当地知名品牌排队,走在街上,你不禁环顾四周,每个商店的酷外观设计已经抓住了路人的心,或气氛时尚,或独特的个性。商店里的艺术展示桌和各种精致的童鞋吸引了参观者的目光,给了买家记忆。

据城北街负责人介绍,童鞋精品街是集休闲、体验、零售、订购和谈判功能于一体的综合体,也是对外展示的窗口。目前,全国有31家童鞋企业,其中15家是大型企业,其余也是辖区内的成长型企业。

童鞋产业是城市北部的支柱产业。无序发展在带来巨大经济效益的同时,也带来了“脏、乱、穷”等问题。作为城北制鞋业的发祥地之一,中大街两侧聚集了100多家房屋和鞋厂。在鞋业革新的大趋势下,它无疑已经成为革新的关键领域。改造后,中间的街道从过去拥挤的交通中变得极其冷清。今年3月,这条街决定将这个有着悠久童鞋产业发展历史的中大街建成一条精品童鞋展示街,一条可以展示城北鞋业硬实力的精品街。因此,规划、门到门工作、立面改造、投资促进...经过将近半年的努力,精品街建成了,梦想终于实现了。

城市北部的童鞋不再是每个人都记得的“崇拜鞋”。我们应该让城市北部的每个人都看到我们鞋子的真正力量。”“吉米熊”鞋业负责人赵先生表示,有了这个展区,不仅可以在当地获得知名度,而且顾客可以在这里直接接受订单,这比以前工厂的小样品区要高得多。

这里曾经是“十亿元明星村”

从建成到繁荣,从破败到重生,滨江旧居书记陈晓秋被中大街的变化深深打动。“那时候,我是中大街上的第一批居民,看着它一步一步走到现在。”在老书记的口中,记者了解到,中大街原本只是一条被贫瘠的田野包围的小路。它正式计划于1986年。三排四层的房子卖给了公众。由于靠近省道阚泽线,交通便利,一些制鞋车间集中在这里。陈小秋原本住在城北的华侨村,也成了中大街的第一批居民。

“当时,正面房间每间售价几千元,只要有营业执照和身份证就可以买到。所有搬到这里的家庭基本上都生产鞋子和配饰。”在陈晓秋的记忆中,温岭鞋业很快崛起的时候,原本从事书包业务的他也开始跃跃欲试。“那时,鞋子完全是手工制作的。有一次,我看到刁邦的一个亲戚买了一台注塑机,认为它可以用来做鞋。”结果,陈小秋去了武汉,买了城北的第一台注塑机,让城北的鞋业大有改观。据说那一年的年产值达到100多万元。

“杂草般”的商业模式,即安装机器、租房和建厂,曾经让中大姐成为私营企业家的天堂。在中街,几乎每个家庭都是家庭制鞋车间,每个人都能制鞋。没有设计图也没有生产线。我学会了如何做看起来不错,在市场上卖得好的鞋子。我几乎做所有事情,从切割材料到汽车表面,从制作顶面到设置扣环。即便如此,鞋在当时还是非常受欢迎的。用老居民郑立夫的话说,“鞋子一点也不容易卖,每天供不应求。”郑立夫告诉记者,在20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虽然北京北部的鞋子质量很差,但由于价格低、销量好,他们不必找自己的买家。每天都有许多人来“索要”商品。他们没有良好的关系,也没有还给他们。

鞋业的蓬勃发展给中街的每一家鞋企带来了巨大的经济效益,年收入少于10万元,多了数百万甚至数百万元。中大街所在的滨江住宅是1994年至1996年,连续三年荣获“亿元工业明星村”称号。飞影鞋业、鞋业、陆游鞋业等许多现代企业都诞生在这里。

以中大街为中心,辐射四周,城市北部的制鞋工业蓬勃发展,生产了1500多种制鞋和鞋店,其中包括509家童鞋企业。城北童鞋以其低廉的价格迅速占领了国内市场,享有“世界十大鞋之一”的美誉。2011年,在中国国际鞋展上,城北街荣获“中国鞋都、童鞋之乡”称号。

工业革命加速洗牌和转型

虽然经营良好,产值高,但逐渐出现了许多问题:行业“低、分散、危险”,环境“脏、乱”,交通“堵塞”...中街也成了一条“低、散、乱”的问题街。“那时,每个家庭都把他们的东西放在门口,天花板就在路上。十多米宽的街道变成了小巷。房子前后堆积的废料。整条街都有刺鼻的胶水味。”陈晓秋说,中大街的鞋业越来越大,人越来越多,随之而来的环境问题也越来越严重。

不仅如此,发展模式粗放、产业水平低、创新能力弱等问题阻碍了当地鞋业的发展。2018年,鞋类行业全面推进。城市北部的街道受到了精确的打击。关闭了513个无证和超范围生产单位,吊销了458个营业执照,删除了1029个门牌广告,查获了37000多双假鞋,516家私营住房生产企业被完全撤销。中街的98家企业也退出了滨江住宅,许多成长中的企业被街道带动搬迁到南山门、后湾、横塘等工业园区。

虽然鞋业退出私宅后的中街已经平静下来,但这对企业来说并不是一件坏事。事实上,在过去的几年里,由于家庭作坊的限制,许多企业都离开了中大街,搬到了工业区。自2008年进入南山闸工业区以来,大树鞋业产值翻了两番。“厂房很大,安全隐患也较少。大树鞋业的产值过去在中大街高达每年几十万元,但现在可以达到1200万元。”大树鞋业有限公司负责人蔡先生说。

鞋业创新不仅是为了关停和整顿,也是为了重新优化资源配置。近年来,通过创立品牌、制造优质产品来促进童鞋产业的优化升级,已经成为城北许多员工的共同目标。结果,飞影鞋业在全国开设了100多家自有品牌的连锁店,从而创造了品牌效应。随着鞋业公司与中国皮鞋研究中心的技术合作,中国第一个学生鞋研究中心已经成功建立。随着比克体育成功签约“迪士尼”品牌,它加快了上市的步伐。随着“吉米·贝尔”与瑞士实验室合作开发儿童功能鞋受到市场青睐...嫁接新技术,不断创新,今天的城北鞋业逐渐实现了从“制造”到“智能制造”的转变,打破了原有的低端锁定,焕发了新的活力。几家领先的童鞋企业甚至参与了各种国家、省、行业标准的修订,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获得了行业“话语权”。

环境革命刷新北方城市的新面貌

今天,走在中间街道的另一端,老房子也精心打扮,变得整洁有序。鞋类公司撤出后,这个地方被重新定义为商业街,经营服装、化妆品和百货商店。在过去的六个月里,40多家商店相继进入。在中大街的北侧,滨江公园和步行街的风景是独一无二的。每天晚上,人们聚集在这里,或者去商业街购物,或者沿着清水河漫步聊天。旧的生动场面可以再现。

中大街的变化只是城北鞋业升级的一个小缩影。在鞋类产业升级的带动下,近年来城北小微园区建设取得了显著成效。横塘小微园区、山山桃赵工业区、麻城后湾工业区先后迎来700多家企业入园,其中29家被列为地方产业转型升级的“孵化器”。在“工业革命”的同时,“环境革命”带来的变革已经悄然发生在城市北部的街道上,垃圾减少,河流清澈,村庄绿化,村庄美丽,公共设施完善,住宅更宜居。

2018年,城北街成功通过“台州市无违法建街”验收,开始创建省级文明示范城市。鹿子台一级公路与万昌北路北段的连接大大缩短了城乡距离,疏通了该地区的“血液循环”。台州第一技师学院土建工程竣工,占地158亩,为全市高技能人才提供了理想的培养基地。北方中心医院和台州肿瘤医院建立了医疗社区和全省第一个医疗营养社区示范点。

一个又一个项目失败了,人们享受着新的生活。在不久的将来,将有一个高标准的公立幼儿园和一个集高层建筑、别墅和别墅为一体的江南花园式的高档住宅区...一份更新的蓝图正在城市北部的街道上慢慢展开,这份蓝图将在未来推出。

"莫赵辉城北街党委书记."

努力在实际工作中走在第一位,与主城区接轨。

市委十四届三中全会明确提出“推进主城区北移和恒丰规划,实现主城区规划面积50平方公里以上”。对我们的街道来说,这是推进城市基础设施建设和建立现代工业体系的历史性发展机遇。

下一步,我们将继续以更大的诚意为企业服务,以更大的决心加快转型升级步伐。我们将继续办好童鞋产业高峰论坛,加快童鞋街建设,提升区域品牌知名度和美誉度。加快小微园区建设和老园区改造,保障企业发展空间,支持企业品牌建设,促进企业提高质量和效益。同时,抓住温岭市向北方扩张的机遇,规划城市北部新的发展蓝图。以万昌北路为主线,城市基础设施不断完善,万昌北路两侧将成为未来城市北部新的发展中心。以创建全省文明模范城市为契机,进一步巩固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成果。通过“两条道路、两条边”、旧住宅区和“城中村”改造的改善和升级,保持市容、街道和环境卫生管理努力和“六乱”改善趋势,提高城市管理水平,不断优化发展环境。

新的机遇包含新的使命,新的时代需要新的行动。城市北部的街道将决心勇往直前,克服困难。他们将以高昂的士气和坚定的行动,与大城市同步发展,为新中国成立70周年献计献策。

《里程碑故事》

●城市北街滨江区书记陈见飞:当时,一个地方很难有一万元的住户。20世纪90年代初,我们整条街几乎有10万元的住户。我们河边的住宅也被评为“十亿元明星村”,这说明当时的鞋业经济有多好。然而,“脏而乱”的问题也出现了。幸运的是,制鞋业已经清理了街道。今年,商业街又重新规划了。现在中街不仅漂亮,而且更加热闹。我无法想象这里的变化会如此之大。在过去几年长江沿岸的生活和工作中,我对这条街的变化感到非常满意。

●台州陆游鞋业有限公司董事长李兴中:1992年,我在中街租了两栋房子,开始做鞋。当时,不管质量如何,生意都很好。只要设计好,它一天可以卖出数百双。但是不要提安全条例。鞋子乱堆,电线像蜘蛛网一样被拉着是很常见的。后来,随着生意越来越大,我变得越来越有知识,然后我感到害怕。我们现在生产的童鞋不仅材质好,而且款式时尚,与以前完全不同。现在我已经回到了它的发源地,我也感觉到了很多。我希望通过这个平台,每个人都能知道我们在城市北部的鞋子不比别人差。

●台州飞影鞋业有限公司执行董事李阳:我祖父那一代就一直在中大街做鞋。我也出生在这里。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我把鞋模当作玩具,在高高的废鞋堆上爬来爬去,这是我和朋友们最喜欢的游戏。经过几代人的努力,文玲的童鞋促成了质的变化。从以前的低、小、分散,到今天的大规模生产,这是一代人辛勤劳动创造的工业文化。但是我们这一代人对品牌的实力更感兴趣,如何让每个人一看到这款鞋就知道它是我们的。我的目标是让企业跳出舒适区,走向国际高端市场。

上一篇:《零零后》:献给中国家长的影像家书
下一篇:上海打浦桥商圈宏慧盟智廊楼盘8月写字楼的租金6.08元/㎡·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