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入研究数字经济的理论问题

作者:匿名时间:2019-11-06 15:27:13

可以说,在当今世界各国,数字经济的重要性怎么强调都不为过。它就像人类历史上三个最重要的苹果(亚当和夏娃的苹果、牛顿的苹果和乔布斯的苹果)。数字经济是人类历史上的三种社会经济形式之一(以前有农业经济和工业经济,它们相应的生产要素分别是土地和劳动力、资本和技术)。对应于数字经济的生产要素是数据)。因此,当今世界发展数字经济已经成为全球经济的主流。例如,在过去十年中,欧洲、美国等国家都制定了一系列发展数字经济的中短期计划。同样在中国,政府将在2016年将数字经济的发展写入《政府工作报告》,2017年第19次报告将提出“数字中国”的宏伟目标。在2018年底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有人提出“应加大制造业的技术改造和设备更新,加快5g商业步伐,加强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和物联网等新基础设施建设”。中央政府的最高政策全力支持中国的数字经济发展。

数字经济之所以具有如此的生命力和力量,是因为数字经济是一种与传统农业经济和工业经济完全不同的经济形式。在这种新的经济形式中,数据已成为推动经济运行的关键生产要素或资源,而大数据已成为宝贵的资源,这当然也导致了数字经济市场的产权制度和激励机制、市场信用关系、市场组织结构和游戏规则等方面的根本性变化。然而,中国的基础设施和法律体系在这些领域准备不足。

因为数据本身不是资源,也不是生产要素或有价值的资产。要成为资源、生产要素或有价值的资产,必须通过对大数据的数字分析,将数据转化为信息,并将信息转化为价值。因此,一个国家数字经济的竞争力不在于该国的数据量,而在于一个国家的数字处理能力及其公民的数字素质。在数字经济中,数据产权的形式和运作模式与工业经济产权安排有很大不同。数据产权基本上排列在整个光谱的不同范围内,即一个极端是纯公共产品,另一个极端是纯私人产品,两者之间是准公共产品。因此,一个国家的数字经济竞争力取决于一个国家的数据共享和数据开放程度。

与此同时,在数字经济中,产权的形式和运作发生了重大变化。由于数据共享是数字经济的核心,数据开放、数据自由使用、数据作为公共产品的自由使用以及数字产品和服务的自由使用是数字经济中产权表达的主要形式。这种产权运作模式不能用现有的产权理论来解释。在数字经济中,个人财产的所有权被削弱或终止(所有权和使用权完全分离),这导致了一些新的产业和行业的出现。数据的所有权完全转移给个人,平台企业控制的数据只是暂时管理等。产权形式和产权运作模式的创新和变革将彻底改变数字经济的行为激励和约束机制。这将是数字经济快速发展的最初动力。

数据经济中的信用关系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其实质是与大数据、数字化、智能、生物技术等方面建立新的信用关系,或信用关系的技术化。信用关系的技术化可以使信用关系更简单,识别成本更低,从而降低交易成本,提高数字世界的交易效率。然而,技术信用关系的预设也是金融风险的重要来源。这些都是数字经济面临的重大理论问题,需要更深入的研究和探讨。

上一篇:这个“两面派”被捕了
下一篇:11.88万起,轴距2760mm,又一“MAX版”国产SUV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