珠宝公司H1:金洲慈航毛利率为负 东方金钰费用暴增

作者:匿名时间:2019-11-08 10:37:44

最近,a股珠宝公司的半年度报告已经披露。2019年上半年,受经济下行压力影响,珠宝行业繁荣程度较低。根据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数据,2019年1月至6月黄金、白银和珠宝商品零售价值为1353.8亿元,同比增长3.5%,但根据中国黄金协会的数据,2019年上半年黄金消费量为523.54吨,同比下降3.27%。

在行业陷入衰退之际,2019年上半年,以豫园股份和老凤翔为首的企业表现良好,但也存在业绩大幅下滑、周转效率下降、渠道不畅、现金流量负等问题。一些企业甚至显示出品牌危机的迹象。

从各公司披露的半年度报告中,我们还可以看到珠宝行业显著分化的迹象。财务报告数字很好地反映了龙头企业的利润质量、渠道拓展和经营能力。半年度报告不令人满意的公司如何在下半年恢复下降趋势?糟糕的财务报告是这些公司的下滑转折点,还是行业衰退造成的痛苦?基于13家a股珠宝公司和几家港股珠宝公司的半年度报告,新浪财经上市公司研究院从成长性(收入增长率、渠道扩张存量和增量)、盈利性(毛利率、净利率、期间费用率、净利润增长率)、经营能力(库存周转率和应收账款周转率)和现金流等角度分析了最有价值的公司。

本文从利润增长率、毛利率、净利率和周期成本率等角度分析了13家a股珠宝公司的盈利能力。

乐申零陵净收入,毛利率双倍下降,锦州慈航毛利率反向上升

上半年,13家a股珠宝公司中有8家净利润为正,其中豫园净利润最高,为13.83亿元,其次是老凤翔,净利润为9.73亿元。锦州慈航利润最低,为-13.15亿元。锦州慈航表示,国内宏观经济形势和金融监管政策发生了很大变化,使得公司的融资租赁业务面临着外部环境不断变化和业务运营不确定性增加的诸多挑战。同时,由于国内资本市场资金供应紧张,公司融资规模受到一定影响,资本成本进入持续上升的渠道,这将对公司2019年的经营产生较大影响。

锦州慈航融资租赁业务是指子公司丰辉租赁(Fenghui Leasing)通过售后回租、直接租赁等融资租赁方式向承租人提供融资租赁服务。同时,按照融资租赁协议约定的利率和租金支付方式向承租人收取租金。业务2019h1实现毛利润-6.46亿元,毛利润-153.22%。该公司的毛利率为-56.93%,是13家a股珠宝公司中最低的。

毛利率最高的公司(不包括*st金泰。2019h1的毛利率为57.83%。乐申童玲毛利率较高是因为其产品主要是镶嵌钻石饰品,而镶嵌钻石饰品的毛利率高于纯金产品。同时,乐申童玲的销售收入来自自我管理模式,其毛利率高于联盟模式和分销模式。

此外,乐山童玲2019h1的毛利率比2018h1提高了1.53个百分点,但公司2019h1的收入和净利润分别下降了24.36%和27.77%。半年度报告显示,该公司王室产品的高毛利率导致收入增加,推动公司整体毛利率上升。

2019h1,毛利率增长最大的公司是Adil。Adil上半年的毛利率为23.22%,比去年同期的14.62%上升了近9.6个百分点。艾迪表示,新纳入合并范围的千禧珠宝和舒茂钻石都是高附加值的强势区域品牌。因此,总体而言,镶嵌首饰的毛利率有所提高。但有趣的是,在千禧珠宝和舒茂钻石合并后,Adil 2019h1的收入同比下降了13.37%。

让我们看看净利润增长率。2019年上半年,五家公司净利润增长率为正。其中,豫园股票、Adil和周大生的净利润增长率分别超过30%、46.9%、43.14%和34.62%。获奖号码珠宝和老凤翔的净利润增长率分别为19.75%和14.3%。值得注意的是,尽管Adil 2019h1净利润同比增长40%以上,但不包括母公司在内的净利润同比下降6.48%。换句话说,Adil依靠非经常性损益来维持今年上半年净利润的高增长。

周大生的净利率和净资产收益率排名第一

在13家a股珠宝公司中,周大生的净利率最高,2019年上半年净利率为19.88%,比去年同期增长3个百分点。如上所述,周大生的净利润增长了30%以上。该公司表示,利润显著增长的主要原因是黄金价格上涨和黄金产品热销。特许经营者购买黄金产品的增加导致品牌使用费同比增长17%。品牌使用费的毛利率为100%,以促进报告期末的利润增长。该公司的净资产收益率也高居榜首,2019年上半年的数据为10.6%,其次是老凤翔和净资产收益率为10.44%。

在成本控制方面,除了老凤翔、豫园股份和周大生的周期成本率有所下降外,其他珠宝公司的成本率都呈上升趋势。其中,老凤翔的周期成本率为2.97%,远低于同行。获奖号码珠宝2019h1的周期成本率为7.45%,是第二低的周期成本率。老凤翔2019h1的销售成本率为1.69%,管理成本为0.79%。老凤翔的销售费用率和管理费率较低的原因是公司主要采用联盟的方式,所以销售费用率较低,而同行中成本率最低的原因是公司的规模效应、品牌溢价和良好的管理。

2019年上半年,除*圣岗台(维权)和*圣金台外,东方金宇的周期成本率最高,为103.23%,2018h1的周期成本率为16.41%。东方金玉本期费用率高的原因是经营收入大幅下降,公司财务支出增加。上半年,公司收入下降77.75%,财务支出达到4.64亿元,同比增长43.17%,接近4.96亿元的当期收入。

金州磁行的周期成本率也增长较快。金州磁行2019年上半年的周期成本率仅为3.95%,2019年上半年高达29.8%。期间成本率的提高是由于销售成本率、管理费率和财务成本率不同程度的提高,分别提高了6.95%、5.5%和13.4%。

来源:新浪财经

密切关注通化顺金融微信公众号(ths518),获取更多金融信息

广西快三 北京快乐8投注 pk10注册送58

上一篇:水利部:70年水电之变,中国越来越“亮堂”
下一篇:黄金日内交易分析:一旦跌破这一支撑 金价将有进一步大跌空间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