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之锋的“政治预言”纯属政治幻觉

作者:匿名时间:2019-12-01 10:24:23

李小兵,南开大学法学院副教授,台港澳法律研究中心执行主任,天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研究中心研究员

近日来,香港市民的秘书长黄之峰先生特别活跃。他被香港警方以「煽动他人参与非法集会」、「组织非法集会」及「明知故犯地参与非法集会」三项罪名拘捕后,在香港东区法院以现金一万港元保释候查,案件延至十一月。

根据法院确认保释条件的文件,黄之峰先生在保释期间不得离开香港。他还被要求遵守宵禁,每周向他的警察局报到两次,不允许进入警察总部,但允许在某个时间离开该国参加活动。因此,黄之峰先生非常积极和频繁地开始了他的海外旅行。9月3日,在保释期间,黄之峰抵达台湾出席会议,会见民进党和“台独”党的“时代力量”成员,要求蔡英文当局给予更多支持。

9月8日,黄之峰在离开机场时再次被香港警方逮捕,因为他以前的行为“违反了保释条件”。在法庭确认保释文件中准许离开香港的开始日期是错误的后,黄之峰获准从9时至23时离开香港前往德国和美国,而其他保释条件则维持不变。黄之峰还计划前往美国首都华盛顿,出席由美国国会和中国政府委员会召开的香港问题听证会。

9月9日,黄之峰抵达德国后,出席了德国媒体图片报在柏林联邦议会屋顶餐厅举办的招待会,并与一些德国联邦议员进行了接触。当晚,黄之峰还被安排会见德国外长马斯。他向马时亨汇报香港街头示威和香港市民要求双普选和民主的情况时表示,香港示威者永远不会结束他们长达三个月的斗争,因为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宣布正式取消逃犯条例草案修正案。在接下来的“精心准备的”简短讲话中,黄之峰宣称,“如果现在是新冷战时期,那么香港就是新柏林”。

这句话一说出来,就完全暴露了黄之峰真正的内心想法和疯狂的政治目标。黄之峰跳上跳下的原因是,他急切而疯狂地想把香港描绘成各种外部政治力量干预中国事务、遏制中国发展的桥头堡。只有这样,香港特别行政区过去几个月发生的立法变化才能持续下去,暴力升级才能获得更大的政治合法性,才能从他渴望的“自由世界”中获得无穷无尽的新政治动力。对此,中国驻德大使馆发表声明,指出黄之峰是“香港分裂运动的领导人”,“主张香港独立”,“德方允许黄之峰等分裂分子入境,纵容他们利用德国领土从事反华分裂活动”。包括德国外交部长马斯在内的一些政治家公开与黄联系。媒体也借此机会做了一个节目,向外界发出了一个错误的信号。这与德国政府支持“一国两制”和反对暴力的立场背道而驰,不利于香港局势的稳定。……我希望德国政府和各界能做更多有益于中德关系发展的事情,而不是破坏性的事情。”

在21世纪,黄之峰不禁萌生了冷战时期将香港变成柏林的政治幻想,使香港成为中国与外界对抗和冲突的前线。德国正准备今年大张旗鼓地庆祝柏林墙倒塌30周年。德国社会中的各种社会和政治力量都利用这个机会来缓和交通流量。德国国家旅游局甚至提出了一项计划,推出一项覆盖全球的大规模主题推广活动,持续到2019年——“柏林墙倒塌30周年”。该计划的重点是通过邀请主要来源国的游客来实时报道这一主题。其核心主题是柏林墙倒塌30年来德国旅游业的持续发展。黄之峰先生的鼻子非常敏感。他在香港,但他敏锐地捕捉到了“柏林墙倒塌30周年”的政治意义和价值。他甚至闻到了世界上“新冷战”的烟味,匆忙为香港“柏林墙倒塌30周年”添柴。德国的一些政治力量和商界人士对黄之峰的价值更加敏感。他们还将在柏林墙遗址为黄之峰精心设计和安排一场表演秀,通过演讲活动讲述历史与现实的交集,并宣称“这将成为纪念柏林墙倒塌30周年最重要的活动之一”。

事实上,今天的香港与过去的柏林没有什么共同之处。黄之峰的“政治预测”纯粹是对香港极端政治力量的政治幻想。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德国被美国、英国、法国和苏联四大强国分割和占领。它的主权由盟军占领和控制当局控制。由于美国和苏联主导的东西方军事对抗和政治冲突,德国面临着被迫进入四战之地的危险。四个大国都别有用心地试图对德国施加影响和进行改革。美国正在积极“去工业化”德国。英国希望在德国实现英国民主。法国希望永久分裂和削弱德国。苏联致力于寻求更多的补偿和赢得意识形态盟友。柏林,一个非常具有象征意义的城市,也被四个主要国家分割和控制。残酷的现实使柏林成为东西方展示战略意愿和政治军事竞赛的主要战场和前沿阵地。反法西斯联盟因其别有用心而瓦解。美国高举与苏联全面对抗的旗帜。柏林在许多严重的军事冲突中几乎成了大国的牺牲品,并被推到了那个时代的前沿。此后,美国声称是自由世界的领袖,民主和自由的传播者和捍卫者。柏林,曾经被认为是德国法西斯占领的老巢,被描绘成捍卫西方世界自由的象征。

由于优越的地理位置和历史选择,香港已成为东西方文明冲突和融合的地方。特别是经过数代人的努力,香港在过去数十年已逐渐发展成为区内和世界的枢纽城市。其作为世界金融中心、贸易中心、航运中心和经济中心的地位日益加强和稳定。作为中国走向世界的桥梁和世界了解中国的窗口,香港这个国际大都市以其高发展水平和独特气质被赋予了多重角色和使命。《粤港澳大海湾地区发展规划纲要》把香港作为区域发展的核心引擎城市,利用其比较优势辐射和带动周边地区的发展。大纲明确指出,香港作为国际金融、航运、贸易中心和国际航空枢纽,拥有高度国际化和法制化的商业环境和遍布全球的商业网络,是世界上最自由的经济体之一。香港未来的发展目标和方向是巩固和提升其作为国际金融、航运、贸易和航空枢纽的地位,加强其作为全球离岸人民币业务枢纽、国际资产管理中心和风险管理中心的地位,推动金融、商业、物流和专业服务向高端和高附加值方向发展,大力发展创新和技术事业,培育新兴产业,建设亚太地区国际法律和争议解决服务中心,建设更具竞争力的国际大都市。

在中美贸易摩擦不断升级的背景下,黄之峰自以为可以高举“自由、人权、民主”甚至“自决和独立”的旗帜来吸引世界的注意力,从而将香港塑造成今天的柏林。在黄之峰看来,一厢情愿的想法和政治逻辑是,中美之间的贸易冲突必将全面爆发。崛起的力量和防御力量之间的战略对抗使两国陷入修昔底德的陷阱。两国日益激烈的工业竞争导致了彼此的脱钩,最终21世纪中美之间开始了一场新的冷战。在这种情况和背景下,香港一定会有新的战略价值,世界各种政治力量也会赋予香港新的角色。如果柏林可以被视为上个世纪东西方对抗的“自由之都”,那么在中西全面对抗和冲突的背景下,香港无疑可以成为新的边界和政治堡垒。

然而,黄之峰精心设计的如意算盘和政治幻想很可能会失败。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于9月6日首次访华,这是她执政14年来的第12次访华,距中德两国领导人上次会晤仅三个月。默克尔在华中科技大学的演讲中称赞了中国的发展成就。她还特别指出,随着经济影响力的上升,中国的全球责任也增加了。中国现在是国际政治中最重要的力量之一。特别是在当今时代,中国成功地发挥这一作用是非常重要的。这还包括与法治和人权有关的所有问题。在这些问题上,我们也与中国进行了坦诚的交流。我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需要多边主义而不是单边主义、全球主义而不是民族主义、世界主义而不是孤立主义的思维和行动。

此前,德国国家旅游局董事会主席何培亚表示:“海外市场对柏林墙倒塌和德国统一的主题非常感兴趣。在过去的周年纪念中,我们开展了一系列引起广泛关注的宣传活动,使各方都能认识到德德统一对德国旅游业的促进作用。为了纪念柏林墙倒塌30周年,我们更加关注数字媒体,如instagram、社交媒体和短片。”德国大众汽车董事长迪斯(Dees)最近表示,大众的未来在于中国。必须进一步加强在中国的业务,提高在中国的生产能力,增加在中国基地的研发投资。

世界变了,德国也变了。然而,黄之峰的臀部和头部回到了上个世纪的冷战时代,甚至幻想着将香港各行各业拉回以封锁、孤立、对抗甚至核战争边缘为主题的时代。让我们继续欣赏黄之峰先生在德国政治家陪同下疯狂的言辞和感性的政治表现。(责任编辑:王新)

广东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五百万彩票网 澳门英皇 时时彩开户

上一篇:武汉为Robotaxi商业化首开绿灯 新一线城市抢跑自动驾驶
下一篇:武汉市出租车司机统一着装迎国庆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