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康医疗实控人股份全部被冻结 华龙证券讨4亿质押款

作者:匿名时间:2019-11-02 15:38:59

新浪财经上市公司研究所法律称资本

新浪财经讯,作为专注于肿瘤诊疗和高端妇产科的恒康医疗,最近一直处于困境之中。由于公司频繁的战略调整、转型和并购,恒康医疗财务状况紧张。作为公司的实际控制人,文彬的质押融资部分到期未还。几家证券交易商已经起诉要求收回,他的股票已经被法院冻结。

华龙证券是复兴军的成员之一。得知奎文斌持有的恒康医药股份全部被冻结,华龙证券要求奎文斌提前回购6000万质押的恒康医药股份。奎文斌不仅没有按时还清债务,而且违约了。华龙证券起诉要求超过4亿元的本息和违约金,最终得到法院的支持。

鉴于Quewenbin和恒康医疗的现状,仍不清楚所涉金额能否收回。

法院否认邮寄方式未能履行其披露义务。

支持华龙证券的违约金索赔

2017年2月21日,阙文彬与华龙证券公司签署了股票质押回购交易协议。本协议包括以下内容:利息按日计息,按季度结算;每年1月、4月、7月和10月的第一个交易日是交易前一年的计息日,第二天是计息日。如果文雀·宾未能按时支付利息,他将在利息支付日的第二个自然日开始收取3/10000的违约金。

2017年2月22日,文彬签署了股票质押回购的初始交易协议。回购交易日期为2018年2月21日,初始交易金额为2亿元。当天,华龙证券支付了股票质押的初始融资,阙文彬向华龙证券质押了他持有的3000万恒康医疗。2月27日,文雀滨再次质押恒康医药股份3000万股,初始交易价值2亿元。恒康医药有限公司分别于2月23日和2月28日宣布控股股东股份质押。

2017年11月1日,杭州下城区人民法院对Quewenbin向华龙证券质押股份实施司法冻结。华龙证券向奎某发出通知,要求其通过快递提前回购股份。要求文雀滨在收到通知后三个交易日内履行回购义务。快递单上文雀滨的地址是四川省成都市锦江工业开发区(恒康医疗所)。中国邮政快递物流显示,快递是2017年11月3日由门卫签字的。

2017年11月20日,恒康医疗发布了冻结控股股东的通知。通知显示,文彬持有的7.94亿股股票已被冻结,占他股份的100%。

据悉,Que文彬向华龙证券支付利息至2017年10月8日。华龙证券与中国人民保险公司签署了一项保全条款,为所涉股份提供担保,保费为120万英镑。

由于奎文斌没有如期回购股份并违约,华龙证券提起诉讼,要求:

1.Que文彬提前还清融资4亿元,支付利息494.4万元(以4亿元为基数,年利率5.8%,2017年10月9日至2017年12月24日);

2.阙文彬支付违约金(暂定至2017年12月24日的违约金为554.72万元,2017年12月25日至实际支付日的违约金按合同约定计算);

3.Que文彬向华龙证券支付了5000元的诉讼前财产保全费;

4.恒康医疗有限公司对上述债务承担连带责任;

5.华龙证券有权对Que文彬质押的股票进行贴现,或对拍卖或出售所得享有优先受偿权。

一审法院认为,文彬与华龙证券签订的股票质押回购合同是双方的真实意愿。Quewenbin未能按照通知履行提前回购义务构成违约。

奎文斌和恒康医疗认为华龙证券未能履行其披露义务。一审法院认定,《股票质押回购交易业务协议》已经规定华龙证券可以通过邮件、电子邮件、短信、电话或公告等方式亲自发送该协议。

华龙证券声称阙文彬应支付违约金和利息,违约责任可以弥补利息损失。法院不支持华龙证券的主张。

一审法院裁定,文雀滨和恒康医药应偿还4亿元融资款,并支付197.04万元利息(10月9日至11月8日,利息按4亿元计5.8%);自2017年11月9日起,按约定每天万分之三支付违约金4.0197亿元。支付华龙证券120万财产保全费;华龙证券对涉及的股票有优先赔偿权。

被告的辩护利息和违约赔偿金太高。

二审法院维持原判。

奎文斌和恒康医疗不服一审判决向法院提起上诉,希望二审法院将判决改判为支付违约金,从2017年11月9日起至实际清算日止,年利率为5.8%,以人民币4亿元计。同时,奎文斌和恒康医疗将不承担财产保全费。

文彬声称一审判决中适用的法律是错误的,确定违约赔偿金的计算基础和方法是不公平的。奎文斌和恒康医疗认为本案完全是一个无法提供诉讼保全担保的案件,因此他们不应该承担华龙证券已经支付的财产保全费。

华龙证券辩称,Que文彬以每天3/10000的利率向华龙证券支付违约金符合事实和法律规定,也符合双方约定的利率。文雀·宾的行为给华龙证券造成了巨大的经济损失。华龙证券声称违约赔偿金是合理合法的。一审法院的判决对华龙证券不公平。

二审法院认为,文雀·本未能按时支付利息,因此一审法院将利息计入违约金的基数,不存在超额情况。在保全费方面,华龙证券支付的120万保全费是实现债权的合理费用,已经发生。根据合同,费用由文彬公司承担。二审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文雀·宾深陷债务危机

恒康的医疗易涉

从2009年到2017年,在胡润富豪榜上,文雀·宾连续9年成为甘肃首富。

据了解,阙文彬是恒康医疗的控股股东,持有恒康医疗42.57%的股份。除恒康医疗外,奎文斌还控制着另外三家公司,并参与另一家公司的投资,持有30%的股份。

8月11日,证监会宣布恒康医疗控股股东兼实际控制人Que文彬与蝴蝶色彩资产及其实际控制人谢moumoumou合谋,利用信息优势,人为操纵信息披露的内容和时机,控制恒康医疗有利信息的密集发布,从而影响恒康医疗的股价,实现Que文彬高价减持“恒康医疗”的目标。2013年5月9日至7月3日,Que文彬减持恒康医疗2200万股,套现4.4亿元,盈利5162.1万元。在此基础上,中国证监会对文雀滨没收违法所得304.1万元,并处以304.1万元罚款。2018年10月,恒康医疗回复深交所的询证函,称Que文彬的股票因与多家证券公司签订股权质押协议而被冻结。

第二个月,恒康医疗宣布公司所有权变更。阙文彬与张谋谋、余兰签订股份转让协议,将阙文彬持有的恒康医药7.94亿股股份转让给上述两人,占公司总股本的42.57%。天空调查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6月30日,上述股权转让交易尚未完成,文雀斌也是公司的实际控股股东。

今年4月8日,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拍卖了Que文彬持有的部分公司股份。拍卖的股份是文彬持有的公司未质押股份,占文彬持有的公司股份的0.002%。

除了实际控制人Que文彬的债务之外,恒康医疗还因频繁并购等债务问题遭受经营业绩不佳之苦。谁会想到这位曾经最富有的人会留下目前的尴尬局面。

恒康医疗2019年半年度报告显示,报告期内公司实现收入18.53亿元,同比下降0.48%。然而,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大幅下降,至-6132.71万元,同比下降184.80%。

来源:新浪财经

密切关注通化顺金融微信公众号(ths518),获取更多金融信息

上一篇:北京中迪投资股份有限公司 第九届董事会第二十一次临时会议决议
下一篇:朋友圈炫富:一块钱的百万富翁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