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资管CEO大减薪!这家公司却逆市加薪,CEO年薪近900

作者:匿名时间:2019-10-22 13:24:42

中国基金会记者姚博

公众普遍对财务高管薪酬大幅上涨感到不满,对资产管理公司首席执行官的薪酬激励也受到密切关注。这给资产管理公司带来了压力,它们必须在鼓励高层员工和缓解公众不满之间取得平衡。

减薪是主题

根据近24家欧美资产管理公司的年度报告和监管备案文件,美国和欧洲基金公司的8名首席执行官和10名首席执行官将在2018年减薪。主要原因是管理成本上升和不利的市场趋势影响了资产管理公司的利润。

从美国的角度来看,减薪非常普遍。总部位于纽约的交易所交易基金智慧树首席执行官乔纳森斯坦伯格(Jonathan Steinberg)的薪酬总额下降了35.5%,至略低于200万美元。自2016年初以来,智慧树的股价下跌了57%,而斯坦伯格的薪酬在过去两年中下跌了64%。薪酬下降的其他美国首席执行官包括富兰克林邓普顿的格雷格·约翰逊和京顺的马蒂弗拉纳根。

还有一些公司反对加薪的趋势。例如,伊顿万斯首席执行官托马斯·福斯特(Thomas Forster)的薪资涨幅为17%,至1240万美元(约合8800万人民币),是美国所有首席执行官中涨幅最高的。伊顿万斯(Eaton Vance)报告称,在截至2018年10月31日的财年,该公司吸引了173亿美元的新业务,这是该公司连续第23年吸引正资本流入。

在欧洲,首席执行官减薪更常见。安石集团的马克·库姆斯(Mark Combs)损失了三分之二的薪水,而伦敦上市的对冲基金经理曼斯集团的埃利斯(Ellis)损失了一半以上的薪水。业内人士表示,基金公司首席执行官薪酬与金融市场表现密切相关,2018年金融市场表现相当糟糕。基金公司人均收入等产出指标也有所下降,这也加大了首席执行官薪酬的下行压力。

首席执行官欧内斯特略微降低工资

仍然是他们同龄人的两倍多

贝莱德首席执行官拉里·芬克去年也在减薪名单上。根据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US Securities and Exchange Commission)提供的信息披露,芬克在2018年以2650万美元的薪资位居共同基金行业榜首,较上年的2770万美元下降了4.3%。那一年,这家全球最大资产管理公司的负责人的薪酬仍然是其他共同基金公司负责人的两倍多。

贝莱德(BlackRock)今年4月报道称,芬克去年被裁掉400万美元,他的薪资被裁掉14%,至2400万美元。这意味着贝莱德宣布的首席执行官薪酬低于监管机构的薪酬。芬克当时表示,他对贝莱德的表现“深感失望”。贝莱德的股价去年下跌了23.5%。然而,这部分工资不包括约4660万美元的未偿股票奖励。

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规定,年薪披露应包括给定年度的所有现金收入和基于股票的奖金。股票奖励在授予和赎回之间可能会大幅增加。因此,一些分析师认为,在兑现时使用股票的现值,而不是在授予股票奖励时使用的公允价值来估算薪酬,会更加合理。根据这一衡量标准,芬克的实际工资(基本工资、现金奖金和奖励股份)去年上涨62.2%,至5125万美元。

过去10年,根据贝莱德(BlackRock)首选的薪资标准,芬克的薪资约为2.508亿美元。但在计入收购的股票和期权后,芬克自2009年以来的实际工资接近4.11亿美元。这不包括股票和期权奖励附带的股息价值。

基于绩效的可变薪酬构成了资产管理公司每位ceo薪酬的很大一部分。首席执行官薪酬的复杂安排使得薪酬体系非常复杂。衡量薪酬是否公平的一个简单方法是衡量首席执行官的薪酬占年收入的比例。根据这个标准,芬克在这个指标上得分很高,仅占贝莱德收入的0.18%。

对于企业来说,首席执行官薪酬甚至已经成为一个“声誉问题”,因为巨额奖金很快就会引起政界和公众的关注。市场内部人士指出,目前的薪酬体系对首席执行官、董事会成员和薪酬顾问的好处太大,不利于普通员工和公司股东。

编辑:武玉

中国基金会新闻:关于基金会所有关注的报道

中国财经新闻

版权通知:

中国基金会对该平台上发布的原始内容享有版权,严禁擅自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授权转载联系人:于先生(电话:0755-82468670)

上一篇:美联储两日投放上千亿美元流动性 到底为何
下一篇:主力洗盘变盘前的最后一个标志:“搓揉线”形态,说明暗示空头已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