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挖地基砸死蛇后儿子性情大变,偷翻他床铺我发现副蜕下的皮

作者:匿名时间:2019-11-01 13:46:00

每天读一些故事应用作者:朱零

挤进

一个月前,阴阳镇的北坡。

在空地上,一群人热情地挖着地基,其中一个老人和年轻人特别努力。

这位老人一眼就能看出他是一个严肃的庄稼汉,全身仍然硬朗,但他的体力不如他周围二十多岁的年轻人,他挖了几个锄头后不得不喘口气。

一边的年轻人抓起老人的锄头,“爸爸,你去休息吧,我们不能盖房子,慢慢来……”

老人怒视着儿子,抓起锄头。“你为什么不担心?你是最老的。如果你不快点盖新房子,你怎么能娶媳妇呢?我和你妈妈仍然渴望有孙子!”

围着圆圈工作的人都笑了。一个驼背的人站直了身子,用一条毛巾盖在脖子上擦了擦手。"杨叔叔,你为什么这么急于向陈家求婚?"

老人叹了口气,抬头看着儿子。“还不确定陈家女孩会不会因为这个愚蠢的产品而尊重他!”

老人刚说完话,就一个接一个蹲在身后的地上,突然喊道:“杨叔叔!似乎有什么东西被挖出来了。过来看看!”

人群立刻围了过来,看见一个又高又瘦的男人脚下的黄土坑里有一块黑色的木板。木板上出现了一条小裂缝。痕迹应该是由瘦高个男人的锄头挖出来的...

那个又高又瘦的男人蹲下身子,正要拉开木板去看它,这时他被老人拉了起来。“别动,这里看起来像棺材!”

“棺材?有可能挖到谁的祖坟吗?”他又高又瘦,停了一会儿,然后倒在地上往裂缝里看。

老人的儿子也凑过来,发现很难在他新房子的地基下挖出棺材。“爸爸,我能做什么?我们要继续挖掘吗?”

年轻人还没说完,他就看见一个又高又瘦的男人躺在地上突然大叫一声,翻倒在地上。他一路滚来爬去。人群突然僵住了,急忙后退了几步...

“杨...杨舒,有些事...活着的...活在里面!”

1.刘闲

白圭山上的雾越来越浓了...

一个月前,在白圭山上仍然可以看到一些树。现在山上的雾一年到头变得越来越浓,导致整个白圭山完全被白雾覆盖。甚至人们在白天也经常听到山脚下的雾发出断断续续的哀鸣...

师父说白圭山的恶灵越来越重了。很快,山上的雾将会向山下扩散。那山上的恶灵就能无所畏惧地作恶。

“看来我们必须抓紧时间,在雾下山之前,试着不小心甩掉这只邪恶的野兽……”主人用烟斗喃喃自语。

雪儿最近也有点不开心。我知道她很担心她的父亲,他是我的老丈人,幽灵山的前领主。

“师傅,我们何不再问白仙奶奶一次?”白仙奶奶本人就是五大家庭保护神仙之一。她可能知道刘闲和胡仙的踪迹。

大师叹了口气,“我已经问过了。这位老太太说,刘闲和胡仙是五保仙中最神秘的,尤其是刘闲。据说大多数刘闲人已经消失了,一百年前就消失了……”

“消失又消失?他们有什么天敌吗?”雪抛开疑虑。

大师摇摇头说,“刘闲是所有家族保护神仙中最能干的。当他们成为家庭保护不朽者后,他们甚至会陪伴人们下葬,在黑暗的地下守护尸体数百年……”

“师傅,你是说刘闲失踪了,因为他们大部分都在地下的祖坟里?”

老师还没来得及说话,雪儿突然说,“对了,我听说两天前有人在镇北盖了一栋房子,挖了一口棺材。据说棺材里似乎有些奇怪的东西。也许是刘闲!”

2.奇怪的蛇

主人犹豫了一会儿。我看到外面时间还早,提议和雪儿一起去镇上询问,看看这个消息是不是真的。大师思考后点了点头。

“你小心点,刘闲虽然身为家庭仙女,但对外国人来说还是很危险的……”

雪儿和我点点头,一起向镇上走去。

在镇上,雪儿和我四处打听了很长时间,但毫无头绪,好像没人知道这件事...

雪儿有点气馁,我想了想,“我们为什么不去镇的北部?”

雪儿点了点头,眼睛亮了起来,所以我们没有继续询问,直接向镇北的山脚走去。这时,太阳已经下山了。山下平坦的地面上确实有一座未完工的房子。

雪儿和我绕过粗糙的房子,发现房子刚刚建好一半,门前堆了一些水泥和沙子,但是没有人。

“你们两个?你为什么偷偷摸摸?”

突然,我身后有一个声音。我回头一看,发现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拿着铲子,站在房子外面看着我们...

看来应该是工人建造了这座房子。我笑了笑,急忙走向他,问道:“叔叔,我听说这里以前挖过一口棺材。我不知道这是真的还是假的?”

当那个人听到我说的关于棺材的话时,他的脸色突然微微变了,他盯着我看。“你为什么问这个?”

我想他不想告诉我,所以我编造了一个谎言,“嗯,我是镇上黄纸店的一个家伙,我的老师让我来打听一下情况……”

听到黄色纸品店的声音,男子立刻放松了警惕,笑着说道:“原来是镇上黄色纸品店的精品。看来你要免费旅行了。棺材只是一条蛇……”

蛇?真的是刘闲吗?!

“那条蛇是什么样的?它跑了吗?”雪儿急忙在一旁问道。

那人挠了挠头,想了想,“那时我碰巧在那里。这条蛇很大,有一只很粗的胳膊。最奇怪的是蛇头上有一个凸起,像一个角。当它从棺材里出来时,真的吓了我们一跳……”

“后来发生了什么?”我等不及了。

那个人指着我们身后的房子。“这是老阳头上建造的新房子,是为了娶他儿子的儿媳妇。当时,这条蛇离老阳的头最近,它和老阳的头绑在一起。他的儿子杨东用锄头打在蛇的头上,当场杀死了蛇!”

老杨曼

我停顿了一下。如果是刘闲,这条蛇怎么可能被杀死?我们错了吗?那只是一条普通的蛇吗?

"叔叔,你确定那条蛇已经被杀死了吗?"我又问了一遍。

那人点点头。“那还是假的。杨的儿子拿着锄头下去了,蛇的头被打碎了。起初这条蛇还在动,然后他被给了两把锄头……”

说完,男人抬头看着天空。“超细产品,如果没有别的,我会回去的。我的妻子和孩子在等我吃饭!”

我点点头,谢过叔叔,然后问了老阳的家庭住址,在山坡下不远的一个小村庄里。那个人走后,斯诺和我被留在房子外面,天渐渐黑了。斯诺和我决定先回去,等到明天早上亲自去问老阳的家...

第二天一早,刚吃完早饭,我就和雪儿一起来到了小村庄外面。四处打听后,我来到了老阳的院子门口。一位60岁的老人正坐在院子里劈柴。这位老人身体健壮,动作熟练。切碎的木头整齐地堆放在他旁边。他似乎是老杨。

老杨曼看到我和雪儿进来,放下斧头,得知我们来自阴阳镇。老人看起来很热情,急忙问正在房间里准备早餐的老妇人给我们泡茶。

老杨曼把两张长椅搬出了房子,问我们为什么来。我问了北坡上的那条蛇。老人停顿了一下,然后微笑着摇摇头。“它只是一条更大的草蛇。这没什么不寻常的。它被我儿子杨东杀死了!”

果然,就像叔叔昨晚说的那样,我想了一会儿,然后问:“叔叔,当你挖出那条蛇的时候,它是不是躺在棺材里?”

4.棺材

老人点点头,但还没来得及说话,院子外面突然传来急促的脚步声。我一回头,就看见五六个村民在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妇人和一个驼背老人的带领下冲进来...

老太太拿着一根深红色的棍子站着。驼背老人把她拉到一边。老太太一进院子,就举起棍子,指着老杨曼。她生气地问,“你儿子杨东在哪里?!你放他出来!”

老杨曼惊呆了,面无表情地说:“他去地里干活了。这是为什么?”

这位老太太可能因为走得太快而双手撑着拐杖气喘吁吁。老人看了一眼老太太旁边的驼背,问道,“陈大哥,怎么了?我的杨东有麻烦了?”

驼背老人抬起头,怒视着老杨曼。他从身后带着一个红眼睛的20岁女孩,生气地说:“昨晚半夜你这个狗娘养的跑到我们家,趁我们睡着的时候溜进了我女儿的房间。如果我们没有及时发现,我们的女儿早就被那条狗欺负了!”

“胡说!”驼背还没说完就被老杨曼打断了。老杨曼伸长脖子说,“我们的杨韩栋有点傻,但做这样的事是绝对不可能的!”

雪儿和我走到院子的一边离开。毕竟,这是别人的家族生意。正当我们走到院子门口时,我们看见一个穿着便衣的年轻人拿着锄头进来了。他一进院子,就被院子里的几个年轻人接走了。

他似乎是杨冬,杨老汉的儿子。他看了一眼院子里所有的人,没有挣扎。在他旁边,两个人抓住他的手,甚至看起来很放松。与杨东相比,憨厚的杨东在汉口、老阳似乎有些不一致...

这时,正在房间里做饭的老妇人也走了出来,看见她的儿子杨东被人拦住,正要上前时,他被老杨曼抓住了。老杨曼深吸一口气,盯着杨东问道,“东子,陈家说你昨晚在黑暗中进了陈家姑娘的房间,这是真的吗?!”

5.伤痕

杨东一脸似笑非笑地看了一眼人群中的女孩,轻声说道:“证据在哪里?你们谁有证据证明是我?”

说完,每个人都看着人群中那个二十多岁的女孩。女孩红着眼睛指着杨东道:“一定是你。昨晚那个人和你一样大!”

女孩似乎没有看到男人的脸,这只是猜测。老杨曼突然生气地说:“哼!原来你一点证据都没有,你敢用你的感情来陷害我们家杨东。我们家杨东也是盲人。你怎么能看上你陈家的女孩,让我向你陈家求婚!”

老杨曼的话让人群中的驼背老人看起来黑白分明。老人转头看着人群中愤愤不平哭泣的女孩,问道,“女孩,你不是说一定是杨东吗?你昨晚没看见他的脸吗?”

女孩摇摇头。看到老人的脸有点难看,她很快说,“爸爸,我保证真的是他!昨天他把窗户转进我的房间,我看到他右胸上有一个大伤疤。”

话音刚落,女孩就开口了,老人和老两口都惊呆了。陈家驼背老人赶紧让一直抱着杨东的两个人脱下杨东的夹克,检查一下。杨东也没有反抗。他脸上总是带着似笑非笑的表情...

很快,杨东的短袖衬衫被两个人脱下,露出杨东略显瘦弱的上身。他的肤色很白,像个女人,但看起来不像个经常在地里干活的农民。而且,杨东的胸部没有任何伤痕...

6.闹剧

这一次每个人都震惊了。人群中的女孩一脸疑惑地盯着杨东。杨东笑了笑,从一边抓起那人的夹克,放在他的肩膀上。她嘴角露出微笑,问陈家的女孩,“你好,你看够了吗?”

女孩的脸变红了,低下了头。大滴大滴的眼泪掉了下来。陈家老太太叹了口气,拄着拐杖转身离去。人群很快跟上。很快院子就空了...

雪儿和我仍然站在院子门口。我们都很震惊。我们没想到这只是一场闹剧。昨晚不是杨东变成了陈家。

杨东笑着看着仍然站在院子里的老两口。“妈妈,饭准备好了吗?饿了……”

老妇人直到那时才反应过来。她迅速把杨东拉进房间,准备食物。杨老汉独自站在院子里抽烟。我们留下来不好。她向杨老汉问好,准备离开。但是杨老汉低着头抽烟,好像没听见我们说话...

“杨叔叔?”我走上前去,低声喊道。

杨老汉这才反应过来,我冲杨叔叔笑了笑,“那我们先回去……”

老杨点点头。正当雪儿和我刚走出院子时,杨叔叔突然跟在我们后面。我回头问他有什么问题。老杨犹豫了一下,低声问道,“年轻人,你是镇上的精品。有些事情你比我们农夫更清楚。我想问你一件事,老头……”

“先生,有什么事吗?”雪儿在一旁小声道。

杨叔叔回头看着正在房间里吃饭的杨东,轻声说道:“我的孩子最近好像有点不对劲……”

我愣了一下,大爷补充道:"我们家杨东的脾气最近变了很多,就像是变了一个人,而且……"

“然后呢?”我迅速问道。

老杨曼抬头看着我,轻声说道:“他的右胸上真的有一道伤疤!”

7.变化

雪儿和我都愣住了,“他胸口的伤疤呢?为什么不见了?”

老杨曼摇摇头,皱着眉头嘀咕道:“伤疤是杨东年轻时调皮地摔倒在火盆上造成的。我不知道为什么伤疤突然消失了……”

我想了一会儿,然后问道:“杨先生,你说杨东的性格什么时候变了?”

老杨停顿了一下,想了一会儿,“应该是一个月左右……”

一个月前,不就是杨东杀了那条蛇吗?是因为蛇吗?!

我害怕吓到老杨曼,所以我没有说我的猜测。我只是告诉他我会先回去问主人。老杨曼点点头,把我和雪儿送出了村子...

当我回来的时候,我告诉了主人早上在老阳家发生的事情。大师沉默了很久,突然问道:“老阳家从棺材里挖出的那条蛇长什么样?”

我想了一会儿,说:“昨晚我听到一个房屋建筑商说这条蛇有一个孩子手臂那么粗,头上好像有一个像喇叭一样的小鼓包!”

老师深吸了一口气。“看来他们可能杀了一个刘闲!”

我楞了一下,这条蛇真的是刘闲吗?!

“但是为什么刘闲这么容易被杀?”雪儿在一旁问道。

大师叹了口气,“刘闲通常头上有一个鼓。鼓也是刘闲的弱点,作为家庭保护者,他们不会主动攻击人类……”

我记得叔叔昨晚说杨东用锄头打了蛇的头。所以,他可能撞到了刘闲的头上!

“主人,现在杨东的性格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这和他杀的刘闲有关系吗?”

老师想了一会儿,“今天下午带我去老阳家。蛇喜欢卖淫。很有可能是受刘闲影响的杨东半夜从窗户跑到陈家去了!”

证据

下午,雪儿和我和老师一起来到阴阳镇北坡下的一个小村庄。我们一到老杨家大院外,就听到院子里激烈的争吵...

走进院子,我看见几个人站在院子里。中间是陈家的老驼背和陈家的女孩。他们为什么又来了?

老陈家的人回头看见我们,弯着腰走到师傅跟前问道:“你是阴阳镇纸扎店的方师傅吗?我父亲去世时,我曾在纸装订店见过你……”

老师点点头,“是的,但是我已经不在纸品店了……”

老陈擦去额头上的汗水,恭敬地说:“既然他是镇上的老主人,请帮我解释一下……”

然后老陈曼转过身,指着站在门口的老杨曼。"杨东,杨家一个混血儿,昨晚半夜翻墙撬开窗户去摸我女儿的房间,但他们拒绝承认!"

老师皱起眉头问道:“你有证据证明是杨东干的吗?”

陈老汉从附近的人那里拿了一把劈柴刀。“今天早上我在我女儿的窗户下发现了这把刀。杨家用它撬开窗户,这是一把新刀。我去铁店问。在过去的半个月里,只卖出了一把柴火刀,是杨东买的!”

结果他们发现了新的证据。难怪陈家如此肯定,那确实是杨东干...

大师看着老陈曼手中的樵夫,抬起头来。“杨东呢?”

老陈曼指着门口的老杨曼生气地说,“杨家的男孩显然在房子里,但他们必须说杨东失踪了。这么大的活人会消失吗?!”

9.搜索人员

陈老汉刚刚说完,在杨老汉面前也走了过来,冲雪和我点了点头,“刚才杨东说午饭后回房间休息一会儿然后去田里工作,但是他的房间里真的没有人,我们只是去田里找,田里也没有人……”

陈老汉在一旁“哼”了一声,“放屁!你显然把杨东藏在房子里了!”

老杨曼听到这里,他指着房间生气地说,“那你可以搜查了!我能把这么大的活人藏在哪里?!”

话音刚落,陈老汉也不多说,直接带着女儿和两个人进了屋,我和白雪跟着老师也进去了...

房间不大。除了主房间,只有一个厨房做饭,两边各有一个房间,厨房旁边还有一个杂物箱。几个人迅速搜索了一下,没有找到杨东...

人群静静地站在主房间里。老杨曼坐在主房间抽烟。老陈曼突然沉声问道:“杨东的房间是哪一间?”

杨老汉从嘴里拿出烟袋,举起手指了指右边的翅膀...

当他们进入房间时,他们搜查了一下,但是陈老汉仍然不愿意放弃,和大家一起冲进去。陈家的女儿低着头跟着陈老汉...

我们跟着他们进了房间,一进房间就闻到了一股淡淡的气味。房间的窗户半开,气味可能是从外面飘进来的...

整个房间不大,角落附近是一张木床,床上铺着稻草,床上的床单和被子都很整齐,另外,房间门边只有一张桌子和一个衣柜。

几个人又翻遍了衣柜,检查了床底,但还是一无所获。陈老汉走到窗前,向窗外望去。他皱起眉头,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主人进入房间后深吸了一口气。他也应该闻到鱼腥味。环顾四周后,他径直走到角落里的木床前,看了看床面上的被子,慢慢弯下腰去掀开被子...

房间里的所有人都盯着主人,直到主人完全掀开床上的被子。每个人都震惊了。下面浅蓝色格子被子有一个完整的人类皮肤!

10.皮肤

陈嘉的女儿尖叫着躲在陈老汉身后。雪儿和我离木床最近,看得最清楚。起皱扭曲的人类皮肤被轻轻地粘贴在床单上。一股恶臭扑面而来...

雪儿躲在我身后,突然指着床上的人皮喊道:“洋子,看,他右胸上有一个大伤疤!”

我看了一眼,果然,难怪杨东胸口的伤疤会莫名其妙地消失,原来他已经蜕了一层皮!

听到房间里的噪音,杨家人和老两口也跑了进来。看到床上的人类皮肤,这对老夫妇也面面相觑。看来他们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正当大家都在傻乎乎地工作时,一声轻笑突然从门口传来...

“你在找我吗?”

我突然回头,发现杨东不知道他什么时候站在门口眯着眼看着我们!(作品名称:活皮肤,作者:朱零。发件人:每天阅读故事应用,看得更精彩)

点击[关注]按钮,首先可以看到这个故事精彩的后续报道。

安徽快3

上一篇:钛媒体Pro创投日报:9月16日收录投融资项目4起
下一篇:十月一日起,邯郸市将推行“双随机一公开”消防监管模式
推荐阅读